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设计大师 

Jean Prouvé


将房屋的组件由工厂统一完成,再运到工地上像搭积木一样组件起来,这就是预制屋的意思。


这个概念现在想来理所当然,但你知道它最早来来源于哪里吗?


这个概念是由一位常常被人忽略的设计大师所创造。这位大师其实大有来头,一生中做过非常多开创性的事情。


他就是 让·普鲁维(Jean Prouvé)。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 Jean Prouvé(1901.4.8——1984.3.23)

与他设计的玻璃舷窗铝门


瑞士家具品牌 Vitra 因为他设计的一把看似普普通通的椅子一战成名;他担任过大公司的头号老板,他从政当过市长;


他带过的徒弟获得普利策建筑奖;他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最终方案选择上起到决定性作用。他去世之后,人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举办展览缅怀他和他的作品。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当时是蓬皮杜艺术中心方案评选的评委,1971



1

从铁匠开始的设计生涯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出生于法国南锡,双亲都是艺术家。


父亲是「南锡艺术派」的创始人之一。南锡艺术派也许听上去比较陌生,但说「新艺术运动」应该会更多人知道,而南锡就是法国新艺术运动的发源地。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法国南锡的地理位置


他父亲的好友(后来成为普鲁维的教父)Émile Gallé 是新艺术运动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创建了「南锡学派」(l’École de Nancy)。


这一学派的成员们,建立起了一个共同的章程,以发展一种能够体现时代精神与法国特色的「现代风格」为目标,不断尝试新的设计手法和装饰语言。


Émile Gallé 对年轻的普鲁维影响很深,虽然在装饰风格方面普鲁维并不像南锡学派那样有着革命性的执着,但是重视艺术与工业的结合贯彻了他设计生涯的始终。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的教父——玻璃艺术家Émile Gallé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南锡艺术派的实践(大门,法国南锡)


1917 年,普鲁维从南锡艺术学校毕业,先是跟随金属工艺家 Emile Robert 学艺,成为一名铁匠学徒,后又进入一家巴黎金属车间工作。


1923 年,他创立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金属作坊兼工作室,开始制作精炼的铁艺台灯、吊灯、扶手,并着手设计家具。这一段经历,成就了他的金工建筑背景。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铁匠」普鲁维


刚开始与他一些法国建筑师合作,为顾客设计制作一些门、窗、栅栏花格之类,慢慢的他开始摆脱装饰性的风格。


从 1924 年起,他开始充分利用刚发明不久的电焊技术制作金属薄板家具。1927 年,他向当时现代主义建筑师 Robert Mallet-Stevens 毛遂自荐,进而开始了现代主义的设计。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设计的门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早期创作的 Art Deco 风格楼梯扶拦


普鲁维设计中强烈的现代工业美学气息立刻吸引了一批前卫设计大师的注意。其中更是包括柯布西耶及其事务所的其他设计师,他们都开始从普鲁威工作室中订购他设计制作的金属家具。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勒·柯布西耶


1929 年,让·普鲁维与柯布西耶、Charlotte Perriand、Mallet-Steven 等人在法国共同组织了一个类似包豪斯的艺术团体「现代艺术家联盟」UAM,并一起发表了著名的宣言:


We like logic, balance and  purity.

我们喜欢逻辑性,均衡感和纯粹性。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UAM 其他成员:Eileen Gray、A.M. Cassandre、Charlotte perriand、Pierre Guariche、Le Corbusier、Jean Prouv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自此,让·普鲁维的设计生涯迎来了一个节点性的转折。



2

让·普鲁维独特的家具设计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设计的家具有非常多都成为了经典之作,时至今日依然各种复刻,在许多地方都还在售。



 Cité 扶手椅(1931)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1931 年,普鲁维赢得了南锡大学城(Cité Universitaire)学生宿舍家具设计的竞标项目。他为学生们设计了一整套起居家具,包括书桌椅、床、置物架以及这款扶手椅。此椅造型简洁,符合人体工学。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独创性地采用皮带作为扶手的材料,并且仅让它搭在钢架的两端,中间不设支撑,这无疑增添了使用时的舒适度,在节省材料的同时也简化的制作工艺。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此椅虽然是普鲁维的早期作品,然而我们能在它身上看出他坚持的设计理念以及设计美学。此椅现由 Vitra 家具公司生产。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标准椅 / Standard Chair(1934)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这把座椅应该是普鲁维最富盛名和流传最广的座椅设计了。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设计图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它的前椅腿和后椅腿采用了不同的造型。前椅腿和座部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这可能会让人想起 20 世纪 20 年代来自包豪斯的大师们(诸如Mies van der Rohe、Marcel Breuer等人)所做的钢管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而背部支撑和后椅腿设计为一个整体,以优雅的造型与座部/前椅腿焊接在一起,赋予了座椅挺拔的观感。座部和靠背则采用易于成型的层压木板。大面积的木色抵消了钢铁的冰冷感,给人以亲和力。

现在这把椅子由 Vitra 家具公司生产。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标准椅的设计更早被全球许多博物馆珍藏,并栖身各大拍卖行的 A 级目录。


在如此华丽的镀锌铸铜的金属艺术品前面摆了一把貌似寒酸的小椅子,其实是「原版」的标准椅,在内行人眼里真是满满的逼格。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Guéridon 系列桌(1940s)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自 1941 年起便设计与生产了 Guéridon 系列的第一张桌子。后来,这个系列从茶几、咖啡桌发展出工作桌等等。


此桌的桌腿便是从标准椅的椅腿造型演化而来。这款桌子现在由 Vitra 家具公司生产。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Compas 桌(1953)


在 1953 年,普鲁维还设计了一款 Compas 办公桌,此桌的桌腿更细长,然而基本造型依然是逐渐收窄的样式,收窄的桌腿能释放更多活动空间。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采用常见于航工航天和汽车工业的锻压、焊接方式,打造了一系列具有个人特色的桌子。这样的设计甚至引起了材料供应商的不满,因为这会大大减少单件家具中金属材料的用量。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这款桌子通过不同的变形与设计,又能成为别的样子,用来适应不同的使用场景。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除了上面这些相对经典的设计,普鲁维也经常为学校设计课桌椅,例如下面这个作品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为学校机关设计的课桌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小孩们在高窗明几的环境中读书学习,1935


另外,也设计了大量其他的具有他个人风格的桌椅家具。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设计过大量作品,包括建筑、家具、灯具等等。而他的作品都在贯彻着某种「原型」,他创造了一个优雅的带有收分的形态,将其应用在建筑、家具之中。在建筑中,它是承重柱;在座椅中,它是椅腿;在桌子上,它是桌腿。


这是一个经济、实用的造型,因支柱粗状的顶端强度更大,利于承重与连接,而底端受力简单,故而可以细长一些,并且细长的底端同时间接增加了柱子周围空间的使用面积,也给人以更为亲密的体感。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让·普鲁维常用元素,逐渐收窄的支柱


这些主要以钢铁和木头为主材料的家具,大都粗粝直白,因为普鲁维始终以最诚实的方式做设计,对虚伪和娇柔嗤之以鼻。他的设计理念就是根据现有的材料制定方案。


虽然带有明显的工业量产的痕迹,但却有种永恒的美感,在今天看来魅力依旧。他还曾骄傲的说过:我不曾设计不能被生产的东西!



3


预制屋的「鼻祖」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早在 1935 年,他便与 Roland Garros 制造飞机的公司合作,在凡尔赛附近设计出一个简单的样品,最终发展为民众之家 Maison du Peuple。


在柯布西耶还在想着要打造出「可居住的机器」时,普鲁维就已经动手实践了出来。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Maison du Peuple


1939 年,他便独自为军方设计了可拆卸的军营。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设计的 4×4 平方米军用方舱


随后,1944 年他便设计出专门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安置平民的装配式住宅。这在当时的巴黎,这样挑战传统结构的行为,简直是革命性的创举。


这些住宅的早期平面为 6x6m,后来改成 8x8m,全部用经济的木材和钢铁,可以轻松组装拆卸,结构中空。整个体量仅以房屋中央的钢柱与四周框架支撑。


这个住宅名字是 Demountable House。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6×6 Demountable House


来看看这栋房子整个搭建的过程,有多么简单,只需要一天、几个大汉、五个步骤。


首先,第一个步骤是「底盘框架的组建」。先将房子的位置确定好,搭上简单的地基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用各种早已配置好的部件,将地盘的雏形搭建出来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还能看到圆形的配件,它们的用途暂且不说,接着往下看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地盘框架的重量是由一块块带着重量、方便运输的铁块保证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第二步,「地板及支撑柱的安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地板就是一块块的木地板拼接而成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支撑柱就立在整栋房子的最中央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第三步,就是「内部组件的安装」,将其他的制成结构和墙面像拼积木一样搭建起来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房梁当然也不能遗忘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第四步,「外部组件的安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将门窗、剩下的墙壁安装上去即可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这个圆形的部分实际上就是一个淋浴间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最后,再把屋顶装起来,就可以完工了 ▼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在一片绿地之上,一栋可以居住且功能完善的房子就建造成了。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据说,这栋房子的原型在这世界上仅剩下两栋,曾经被以 250 万美元价格售出。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8×8 Demountable House


到了 1949-1951 年间,他设计出「热带小屋」——一个为法国在西非地区的殖民地制作的三种样式的居住性建筑,以解决殖民地民居与公共建筑的短缺问题。


他设计了易于组装拆卸的「盒式骨架结构」,由金属立柱制成,遮光栅格和蓝色玻璃舷窗保证透光,而可调式门板则便于空气流通,适用于非洲的天气。


然而,「热带小屋」由于大批量生产的成本过高最后并未实现,并且在战后无人继续在此方向上探索,颇令人唏嘘。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工业批量化生产的移动房屋部件和整体,热带小屋(Maisons Tropicales)


不可否认的是,让·普鲁维在建筑结构合理性上的重视,抛弃了当时的法国设计风格中虚假、时尚,以及刻意造型的部分,从机械量产的角度进行建筑设计更是其社会性的充分表现——试图让所有人都能负担的起设计精良,质量可靠的家具和建筑。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工业批量化生产的移动房屋部件和整体,热带小屋(Maisons Tropicales)


1949 年,他还设计出用于巴黎全国建筑联合会大楼外立面的镶板,是世界首个铝制幕墙,于 1991 年拆除。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全国建筑联合会大楼外立面镶板


可以说,普鲁维是预制钢结构建筑的先驱。除了上面的作品以外,他还与其他建筑师合作,设计了诸多装配式住宅。


其中包括为非洲的赤道国家设计的 Tropical House、普鲁维在南锡的自宅,以及普鲁维为数不多的独自设计的建筑作品 Pavillon du centenaire de l’aluminium。


柯布西耶对他成就十分尊敬,在多个场合都公开称他为「建造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Pavillon 8x8m,Permali Company,1946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自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自宅骨架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自宅平面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普鲁维自宅客厅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Pavillon du centenaire de l’aluminium,1954(图为2005年翻修后的现状)


让·普鲁维的作品秉持「经济」与「高效」的实用主义原则,同时拥有工业制成品的独特气质。这些构件并非按照已有制作工艺而随意制成,而是经过精心设计,并且按设计改进了工艺之后的产品。


它们在散发美感的同时,还完美地保有功能,这对如今的设计师有着极大的启发意义。



4

让·普鲁维生涯中其他的「成就」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1944 年法国的解放,普鲁维被选为南锡市市长。


繁忙的公务并不妨碍他于 1947 年大规模扩建他的工厂,新建成的 Maxeville 工厂很快成为吸引当时青年建筑师的一个设计中心。


到 1950 年工厂已经拥有 250 名工作人设计的椅子,他的创始性工作赢得了举世公认并授予许多荣誉地位。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1953 年因与股东意见不合,普鲁维辞去厂老板的职务


1954 年,一位年轻的建筑师来到巴黎,与他一同工作,学习吸取经验,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与实践,于 1997 年获得了普利策建筑奖,这位建筑师就是挪威建筑大师斯维勒·费恩(Sverre Fehn)。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斯维勒·费恩 Sverre Fehn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代表作把混凝土板做出消隐轻盈之感的Nordic Pavillion,威尼斯,1962


而普鲁维于 1957 年- 68 年在巴黎 CIMT 建构部门做主管,1968-84 年在巴黎经营自己的 Constructions Jean Prouve 建筑顾问公司。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设计事务所的归档文件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青年中心,法国Ermont,1967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Evian Pump Room 1956-1957


让·普鲁维于 1957 年至 1970 年在巴黎 CNAM教 学,这期间他有机会系统的表达他具有独特批判性的设计理念。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上课时的普鲁维


1971 年,让·普鲁维担任 蓬皮杜中心 Centre Pompidou 建筑竞赛评审团的主席,他是对 Renzo Piano 和 Richard Rogers 设计案选择的重要角色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当年蓬皮杜中心竞赛时的方案模型


1980-84 年间,让·普鲁维再次专注在进一步发展他的家具设计。1984 年在他的出生地法国南锡辞世。


21世纪之初,普鲁维已经去世将近二十年,Vitra 公司开始生产普鲁维的家具和灯具作品。这也算是将普鲁维的设计再次介绍给世人,也给世界各地年轻的设计师们,送上了值得学习研究的模范案例。


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对工业技艺的重视,对结构的独特理解,以及对待设计「诚实」的态度,让他得以为世人理解。


「只有具体的经验才能推动进化」,但愿他从结构探讨出发的实用主义,能够作为对浮华思想的训斥,永远影响着设计工作者。

需要海量BIM知识的同学请大力按压下面的二维码入群,几百款知识及软件(都是一些BIM极品高阶视频材料+案例实训+考证),总有一款适合你: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南省BIM中心):他是预制屋的鼻祖, 连柯布西耶都尊称他一声“建造者”, 每个工业设计师都向他学习!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扫码关注后会自动登录网站